苏江:我只想做一个闲人。

  • 2019-12-07
  • 429
  • 1
  • 1

从江南愤青的圈子看到到一个梗。

我最近去调研了一家精神病院,院长说最近几年生意不好,下滑很厉害,入院病人同比下降很多,分析原因说是经济下滑,病人住院不起。我说错了,经济不好,大家都有事忙了,一有正事忙,哪里有时间得抑郁症,所以,精神病就好了,人只有在有钱有闲的时候,才容易得精神病。

话说来很有意思,人这种动物,常常会有迷茫的这种心态。尤其是最近几年,动不动就得抑郁症,真是太闲的缘故?

你能想象一只猴子迷茫起来是什么样子吗?

如果一只猴子闲了,它应该会到处打闹,而不是坐着一动不动思考这思考那的。

试想一下,如果一只猴子真要是迷茫起来,他可能会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它或许因为找不到猴子老婆而焦虑?还是因为做错了什么事害怕被逐出猴群?亦或是失去了孩子,从而找不到猴生的意义,所以满脸惆怅?

人与人之间将心比心都很难,更何况人与猴子还不是一个同类,尽管我们有个共同的祖先。

人真是奇怪的动物,也许是物种演化到现在,史上最矫情的物种。

我想,大概是因为袁隆平爷爷的缘故吧,他让我们这代人餐餐都能吃得饱饱的。

闲了。

保暖思各种欲,于是,我们有了更多闲余的精力,思考一些有的没的。

而以前的人, 哪有那么多的功夫,吃完上餐没下顿的,每天都要为了下一顿饭而努力干活。

我们这代人,经历着这个世界前所未有的变局,明天总是难以预料,只要涉及到思考未来这个问题,人或多或少都会有点茫然和惆怅。

几十年以来,我也一直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或者说,跟绝大多数人一样,我只想要有花不完的钱,然后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

最近,我看纳西姆·塔勒布的书,颇有感慨,很多人问他是以什么为生的,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于是他就忽悠说他是一个豪华车司机,而且是只开豪华车的那种司机。

当然,这是玩笑话,仅仅是打发对方的回复,以免更多无趣的进一步话题。

认真起来,他对自己的身份描述是这样的:闲人、职业冥想者,怀疑经验主义者,主要事业是对某个思想进行非常深入的思考,所以每天懒洋洋地坐在咖啡馆,远离办公桌和各种各种组织,每天睡到自然醒,贪婪地阅读,不对任何人解释什么。

这不就是理想中的生活状态吗?

想当一个闲人,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

容易在于,如果不想努力了,想必这个年代,再贫也不至于会落魄到饿死的地步,只是你想不想过得太贫。如果追求不是很高的话,每天想要有几个小时的闲暇时间,也不是很难。

只是是我们这代人越来越难生存了,心累多于体累。想当年农村的生活,农民伯伯当然很累,但是一年也只要种两季的稻子,播种期和收成期忙得要命,剩下的时间也都是无聊的等待。

到我们这代就不行了,每个人都拼命地往前跑,正职工作外,没人嫌自己赚得够多,也总是有人问我,有没有为什么副业,似乎大家都在寻求第二份收入。

是我们的欲望扩张了,相应压力也越来越大了。

想要闲,不用很多钱也可以闲,只要你没有太强的欲望。

当然,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是最好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嘛。

自由意味着你可以不去做什么,你可以拒绝什么,把烦人琐事全部拒绝掉就好了,那样就有大把的闲暇时间了。

然后,你就可以疯狂地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像塔勒布说的那样,疯狂地读书。亦或者疯狂地深耕挖掘你的爱好,直到你彻底腻了为止.。

迷茫抑郁的人,大概都是在自己的兴趣爱好上达到了腻的程度,然后只好去寻找别的爱好,又再玩到吐为止,直到真找不到什么是有意思的,觉得一切就都风轻云淡,毫无意义,就抑郁了。

做闲人,有迷茫和抑郁的风险。

但我也只想彻底地做一个闲人。我也相信,生活还是充满乐趣的,闲暇带来的无聊不会把我打垮,矫情的人才会有那样脆弱的心理。

做一个闲人,这是我这辈子的终极目标。

如果说要给自己取个英文名的话,我不要Armstrong 粗粗的胳膊,而要Freeman(弗里曼)的自由。

闲和自由,才是最大的奢侈。

评论

  • Anna回复

    是啊,闲人不易做,需要有一定的资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