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江:可怕的过度医疗!

  • 2019-12-17
  • 245
  • 0
  • 1

1、孕妇怀孕后,通常会有妊娠反应,数百万年来,这都是一种很正常的现象。

1950年代,德国制药公司推出沙利窦迈产品,俗称“反应停”,号称可以治疗晨吐、恶心等妊娠反应,并与60年代通过美国FDA的审批,在欧美多个国家的孕妇服用后,全世界共产下了约1.2万名畸形儿。

在胚胎形成早期,胚胎还比较小,并不需要很多能量,孕妇呕吐其实是胚胎的自我保护反应,以防止母亲食入太多,吃得多意味着吃到有害的食物概率也更大,孕妇呕吐其实是宝宝并不希望妈妈吃太多。而在胚胎快速长大的阶段,妈妈的食量又会大增,其实也是宝宝希望多获取些食物。

“反应停”这种人造药物,表面上达成了治疗效用,却埋下了更深的祸患。

2、1930年代的纽约,有389名儿童接受医生检查,其中174名被建议切除扁桃体,剩下215名第二次检查时又有99名列入手术名单,余下116名儿童第三次检查时,其中55名别建议动手术。

当时的医学家认为扁桃体没有任何用处,完全可以切除,但后来才发现,扁桃体其实是人体的免疫器官,它能产生大量淋巴细胞和抗体,增强免疫力。

仅仅是因为一些发炎等轻微症状,就被建议切除,殊不知轻信医生却可能在未来造成更大不确定的危害。

3、西医的治疗手段通常简单粗暴,而中医的治疗则玄乎其神,并不明其所以然。

非常具讽刺意味的是,很多我们认为是补药的宝贝,其实是毒药。

尤其是含有马兜铃酸的中药,比如折耳根(鱼腥草),再比如同仁堂的龙胆泻肝丸,数百年来,我们以为它们是补肾的上好良方,实际上,它至少让至少让十万人肾坏死。

就连板蓝根,长期服用的化,都可能导致内出血、对造血功能造成损伤,对肾脏也会产生巨大损害。

4、虽然给出的案例是上个世纪的事情,实际过去也就几十年,世界医疗的发展相对于科技来说,相对非常缓慢。

我们中国人刚进入科技带来的现代化社会,如今我们对科技、以及欧美进口技术仍然处于盲目崇拜的阶段,实际上欧美的过度医疗案例也是骇人听闻,离我们并不远。

5、尤其对于新药、新的疗法,它的观察期应当十分漫长,未来不确定的后遗症有可能几十年后显现,也有可能在你下一代的身上显现,但是我们来不及等待。

在医药界,我们应当对新产品采用极其保守的态度,因为我们都是小白鼠。

6、凡是去医院,都或或少有被过度医疗的情况。明明观察一段时间就可能自愈的轻微症状,也会给你开几副药。

这与制药厂和医院的利益输送,脱不了关系。要知道,医院是一个盈利组织,而不是慈善机构。

7、轻微的感冒、发烧,通常过阵子就好了,大多是因为气候变化的缘故,身体对环境的变化会有针对的适应调节能力,如今动不动有点不是就要去医院吊水,输液是直接穿透皮肤的屏障,将药物输入至血液,灭杀病毒。见效通常很快,但你不知道它的风险,它反而造成免疫力的下降,也就意味着你下次感冒,不吊水,不大抗生素,自己就好不了了。

8、“能不吃药就不吃药、能吃药就不打针、能打针就不输液”是世界卫生组织确定的合理原则,我们却把医院当做解决问题的地方,不管问题多大,都往医院跑。

我国抗生素的使用量高达16.2吨,约占世界总量一半,人均抗菌药物使用量是美国的10倍。

我们整体还是对科技、医学技术处于盲目乐观的状态,并对医院和医生产生无条件的信任和依赖。

9、我们的身体组织具有一定的反脆弱性,轻微的病源压力或许能提高身体的免疫力。而动不动就过度医疗反而会破坏它的修复功能,以至于产生药物依赖。

或许也是我们太急功近利了吧。

评论

还没有任何评论,你来说两句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