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一,冷冷清清。

  • 2020-01-25
  • 62
  • 0
  • 0


大年初一,冷冷清清。

窗外飘着小雨,淅淅沥沥。

大街上异常安静,只有零零散散的几辆车和几个人。

每家的人估计都在刷着武汉冠状病毒/肺炎的新闻。

大家都说,现在过年越来越没有年味了。

可不是嘛,最近几年,禁止烟花爆竹,这些东西买也不买到,大年三十,很少听到声响。

不像我们小时候,过年很热到,在街上打闹,过年这个时候一定在玩小孩子玩的擦炮。
天气阴深,出门不便,肺炎病毒也是很重要的原因,前几天去农贸市场,也能看到一些人戴着口罩,这在我们这种地方,实在罕见。

都说这次肺炎传播力很强,过年不要出门,最少在家里老老实实呆着,最好呆几个星期,不要去串门拜年,要拜年就拿起电话问问好,或是发个微信红包,送送祝福。

可是,感觉微信也是冷冷清清的,群发祝福的人也不是特别多,这个氛围过得特别怪。
云拜年也就算了,各玩各的手机,各看各的剧。我们的兴趣爱好完全分裂了。

家里没有买一台电视机,我知道,电视机是唯一让一家人坐在一起的地方,不过,似乎家家户户不过是在电视机前玩手机。

我们这几代人正经历着从熟人关系为主的农业文明走向陌生人自由合作的工商业文明,过往的人际关系越来越陌生,比我更小的后生仔们,对亲戚也都是一副不鸟人的样子。
血缘所构建的纽带无法把我们绑定在一起了,成熟的人,渴望在陌生的地方闯荡。

其实大多数时候,我都是自己宅在家里的,过年一般不是要我出去走亲戚,我也不是很愿意往外走,宅是一种习惯。

肺炎病毒让人恐慌,害怕出门。

我的孩子还小,本来每天都要出去玩,这几天被关在家里,二楼玩完三楼玩,三楼玩完四楼玩…

毕竟是封闭的空间,下午三四点的时候,实在熬不住了,又吵又闹…

我们想了想,坐这里应该不会被感染吧?

于是我们一家人带着孩子,坐进车里,孩子瞬间就安静了,心情大好。

开了十几分钟,小兔崽子居然就睡着了。

我慢悠悠地开着车,在新建的高架桥上,一辆车都没有,冷冷清清,优哉游哉。

生活就是在不同的盒子之间切换,住着砖盒子,出门用带轮子的盒子…

我们用盒子把自己封闭并保护起来,似乎隔绝了病毒,也似乎隔绝了世间的人情冷暖。

评论

还没有任何评论,你来说两句吧

发表评论